兴化400生活网

  • 1309 2222 400
  • 兴化地区最大的门户网站
搜索
查看: 5563|回复: 8

[道德与曝光] 低保申请遇阻层层推脱我该求助于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也不知从何说起,每每想起我妈妈低保的事情总会让我辗转反侧整夜难眠,我是兴化市经济开发区开明村的一名普通村民,我就是想不通为何我那本身精神就不大正常,天天靠打胰岛素为生,后又因摔倒致残瘫痪在床毫无生活自理能力的妈妈,怎么申请个低保就那么难呢?去年按照流程,费了老大劲,找这材料找那材料的好不容易弄齐全了上交上去,然后就让我们傻傻的痴痴的等,每次打电话回去,我大伯都会问我:“兰,你妈妈的低保怎么说的啊,上面批下来没有啊,村里人都说啊,呆社香(我妈妈)啊都这样了政府都不让弄个低保像什么话呀!”刚开始我会跟大伯说:“大爸爸别着急,人家都是按照流程来的,到时政府工作人员还要下来下访了解实际情况的,我相信政府了解了我们家这实际情况肯定能批准的。”谁知一晃大半年下来了,也无人告知我妈妈低保究竟是批下来了还是被刷下去了,我就打电话给咱们村干部,村干部的回答是他们也不清楚到底是通过了还是没通过,让问开发区里负责低保的干部,我就继续打电话,打通了说明情况,然后问我妈妈叫什么,我说王社香,我以为要等一等,最起码让他先查一查的,谁知他立马就回答没通过,我继续问咱们工作人员有没有下去了解实际情况,他回答,下去的可你家里没人。这我就纳闷了,我那木讷的妈妈被摔了两次,因为糖尿病没能手术,现在瘫痪在床,怎么可能你们去了她会不在家?也不带你们这样欺负一个孤寡老人的啊。我继续问是什么原因没通过,回答竟是让我继续往上面去问,我也是彻底无语了。真的是家里确实太困难了,才会跟政府开口求帮助,你们反倒好,不好好查看民情随便搪塞了事,咱们基层干部不就是政府与人民群众之间的纽带与桥梁吗?现在群众有困难了,你们不好好去了解情况进行沟通。本身我们就是能不麻烦别人就不麻烦别人的人,谁愿意厚着脸皮去求爷爷告奶奶的求政府救济的。村民们都议论,像你家这情况都上不了低保,那我们村就不应该还有低保的。是啊,首先在这里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你们也不要太气愤。其次我在想,如果真的严格起来,我们开发区真正能算得上低保的能有几个?真的严格执行起来的话你们基层干部还真能帮国家省不少财政支出呢!
先来讲一讲我这个原生态的家吧,感觉都能拍成一部电视剧了,本来嘛戏剧也都是源自于生活。我爷爷和奶奶共育有三子四女,其中一个儿子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意外走了,剩下我爸、大伯和我四个姑妈。由于我爷爷那时被带上了富农的帽子,奶奶经常被拉去读毛主席语录,受家庭成分影响,那时我大伯和我爸娶媳妇都难,后来还是通过我四姑妈跟我舅舅家换亲,才让我爸和我妈组成了一个家,好不容易有了我哥,但我哥却在19岁时出意外永远离开了我们,那时我才7岁。世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就木讷的妈妈精神上又受了这么大刺激,人更是有点神神叨叨不会与人相处了,人家都叫她呆社香。话说我爸爸妈妈都是苦命的人,我爸爸比我妈整整大12岁,我爸爸是个细心的人,记得我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开了个小手术,还是我爸爸服侍我的,我那个傻妈妈连楼层都会走错的,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地里的活都是我爸带着我妈去做的,印象中都是我爸煮饭做菜,而我妈只要她在灶膛边烧烧火就行,如果生活一直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下去该多好啊,可就在我上大二的时候,我爸爸又不幸查出食道癌,查出来时已经是中晚期了,我知道这病跟他的饮食习惯是有很大的关系的,由于早年丧子,一家子的生活开支,全靠他一人,他的精神压力也很大,平时也舍不得买菜吃,经常借酒消愁。不听亲人们的劝说,就化疗了一次,坚持回家保守治疗,其实就是回家数着日子等着死神的到来。他说,我这病是看不好了,别再往里面扔钱了,别到时借的一身债让她们娘俩怎么还,孩子还在上学,孩子她妈又是这样子的一个人,我真的是不放心走啊,但没办法谁让得了这种病呢!爸爸走后,我一直是勤工俭学,妈妈硬是爸爸托付给我大伯照料,那时也没想过给妈妈申请低保,当时我们孤儿寡母的完全符合低保条件的,我那时也是个书呆子,我们都是老实人,得过且过的能不麻烦别人就从不去麻烦别人的。真的是多亏了我大伯,要不是他帮我照顾着我妈,我的生活真的是一团糟,我大伯今年已经79岁高龄了,本来他完全可以不管我爸爸临终所托,一个人潇潇洒洒的过着,可他可怜我们娘俩,替我照顾着我妈妈,他说,你妈妈虽然跟人家正常人不一样,但无论怎么说,她既然踏进了我们徐家的大门,我们就要把她负责到底,不管外人如何瞧不起她,我们得把她当人看啊。
再来聊聊我吧,在计划生育抓的相当严的那个年代,女弃婴很多,而我就是其中一个。一个炮竹纸上写着“生于1988年9月初4早8点”,也记不清是8点还是8点半,这小小的纸条就这样草草的记载着我的出生年月,还是我那傻妈妈在我小学时候偷偷拿给我看的,后来被我爸爸看见了,他一把抢过去撕掉扔了,因为他不识字,生怕上面写着什么不宜让我看到的信息,担心我长大后抛弃他们去找亲生父母。就这样,关于我是谁,从哪来更成了一个谜。我自身身体毛病也是一大堆,不谈之前开过的几次刀,就目前甲状腺也要定期检查不行也要做手术,耳朵嘛也要做手术,我从没想过要去找他们,只不过是充满好奇我身上这些毛病是不是有点遗传因素。每次医生问我,有家族遗传史吗?我都不知如何回答。从小我是奶奶带大的,我哥哥也是,因为我那傻妈妈真的是不会带小孩。此生最遗憾的事就是没能孝敬到我爸爸和我奶奶,子欲养而亲不待,自从结婚有了自己孩子以后方知那时候我奶奶把我养大是多么的不容易,刚领回来时大家都说就巴掌大的能养活吗?可奶奶还是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了。雨夜屋顶漏雨我和奶奶便蜷缩一旁等待天明;有个小男孩说我是抱来的没人要的野孩子,我上去就是一拳把他鼻子打流血了,那家人来找我问罪是我奶奶替我挡着。还好上学期间成绩不差,跟同学们相处挺融洽。奶奶和爸爸从小就教育我,咱们人穷但志不能穷,只有好好读书才能有出路,挺感谢我老爸的,在家里是那样的一个条件下,还是坚持让我上学读书的。有人曾说我是个苦命的人,但我不觉得。我的家人都是善良有爱的人,我经常开玩笑说,虽然我家穷但从不缺爱,我奶奶大伯爸爸妈妈视我如己出,我四个姑妈及表哥表姐们更是对我爱护有加,记得上学时一到寒暑假,姑妈们就轮流接我去玩了。就是想不通我那亲生父母,为什么从来没想过来找我,你们的心肠就如此之硬?还是说怕我们这穷困潦倒的家庭拖累你们?放心好了,我爸爸在没钱治病的情况下都没说去找你们,我们虽然人穷但都硬气有原则。
最后再来聊聊我现在的家吧。我大伯一心让我留在身边,我婆家离我家很近,都说婚姻对女人而言是第二次投胎,很庆幸,虽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但也都是善良有爱的,公公婆婆们也都是把我当做亲生女儿对待的。我公公性情耿直在厂里上班干着苦力活,岁数大了本身身体素质也不好,但也是为了替我们分担点,坚持一天是一天的,我婆婆是个能干的女人,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小孩带的也挺好,我只管负责上好班就行。她本来还想着孙女上学了找点兼职做做,帮我们减轻点负担,奈何身体一直欠佳,我跟我婆婆开玩笑讲的,其实换算起来你在家里的工资是最高的,目前市场上一个驻家全职保姆的工资都是1W起步的啊。说真的,我们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要一家人身体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比什么都强。当年结完婚就跟着老公在他上学所在城市常州上班奋斗着,我们没家底没关系没背景只能背井离乡寻求机会。我家丫头也一不小心成了留守儿童,为了孩子的教育,也是响应国家加快城市化政策,我们也是省吃俭用按揭买了刚需房。跟我们同龄,一样在外打拼的人应该深有体会,生活本不易且行且珍惜。
我们都是追梦人,一直努力着就是为了不想成为拖国家后腿的人,但我们确实过得很累很累,我们也处处为国家着想着,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会开口向政府寻求救济帮助的,我就是想不通我家这种情况为何连个低保都申请不了呢? 或者你们确实下访了也走访过左邻右舍调查过民情,跟大家伙解释我们家确实不符合政策,那也行我们也不为难干部为难政府了,村民们也不会有那么大意见,反而会更加拥戴你们。
182939kswsgrylvr1wjmwi.jpg

182921hli9e8gi9ditp2o4.jpg

182952ldp9mme4fdxexe4d.jpg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内容 (2019-3-12 20:46):
借此机会感恩一下在我人生中路过的那些人那些事,我们可以什么都没有但千万不能没有一颗善良与感恩的心,给丫头取名时就放了一个恩字在名字里面,就是要让她懂得感恩。我小学一至四年级驻村教师谢荣富老师,在我印象中他不善言辞但做事认真为人正派,发奖状他都是按照排名来发放而不是送送礼走走关系随便发,要知道那时候一张三好学生对于一个孩子自信心来讲是有多重要。后来到乡里读五六年级遇到了赵荣兵老师,他让我们出黑板报,无形之中也锻炼了我们,数学老师武美堂,让我对数学更加有了兴趣。到了初中张志前老师,她让我学会自信,她说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那还有谁去相信你。高中的语文老师高歌,还记得他让我在讲台前演讲自己写的《假如我是一名村支部书记》,那时候华西村比较出名,是新农村的典范,文中提倡要向他们学习,建设好咱们社会主义新农村,现在想想还挺有意思的。高歌老师还组织些年级班级组有趣的辩论赛,让我们在活动中认识到自己的优势在哪短板又在哪,为大学时参加辩论赛做了很好的铺垫;还有英语老师冯杨会,比较热爱生活;历史老师潘仁奇,将历史课讲得生动而有趣,教育我们要以史为鉴;后来分班遇到倪忠照老师,比较佩服的一位老师,不怕得罪人,对事不对人,上课幽默冷笑话不断,严厉起来也是相当严厉,我们都比较敬畏他,当年高考填报志愿时,建议我填报师范类院校,后悔没听老师的话,哈哈······不过也没什么好后悔的,都是干一行厌一行的,初中暑假时开始做些兼职,给人家剥过龙虾,在学校旁的小蔬菜脱水厂捡过调料,后来大学期间给人端过盘子,做过临促,在厂里做过一线操作工,也做过代课老师,真的是各行各业都不容易,职业无好坏之别,只是分工不同,每个人在各自岗位,各尽其职,终归都能实现个人的自身价值,找到人生意义所在。人也无贵贱之分,遇到比自己弱小的我们不要去欺负,比我们有钱有势的我们也不用去阿谀奉承,做到不卑不亢即是最好的。再后来到了大学里,班主任卢勇老师,专业课老师钱华梅,王凌杰都是务实派,都比较受我们同学爱戴。回顾学生生涯遇到的老师都挺好的,学生生涯也算是人生当中比较美好的一段时光。在实习单位遇到的陈志刚经理、薛大哥,林华姐都比较照顾我,有次我妈胃出血住院,是他们连夜赶路将我送回兴化一起看望我妈。后来跟随老武来到常州,来到了我现在的单位,五年了,这五年里多亏了领导与同事们的照应,还有老武的大学同学阿祖,以及邻居朋友们,让我们在这座城市里倍感亲切与温暖。在这里还要特别感谢我的发小姐妹们,我们漂泊在外,家里多有照顾不周,有需要时都是她们在忙前忙后的帮忙照顾着。还有我娘家的邻居们,远亲不如近邻,尤其是我春梅姐姐,家里有什么情况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真的是非常感恩感谢,有你们真好!

补充内容 (2019-3-12 22:32):
真心感谢这一路走来给予过我们帮助的亲人、同学和朋友们!!!

补充内容 (2019-3-13 18:54):
一路走来别人对我的好,我都铭记于心,就像我的同学好友对我一样,尤其是小高和浩子,虽毕业之后由于各种原因没能好好聚过,微信上也很少聊天,但都默默关注着彼此的朋友圈动态,有开心的事点赞祝福,有委屈吐嘈或是啥身体不舒服,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挺身而出”信息过来关心,学生生涯一路走来遇到不少正直的老师当然也交到不少可爱的同学,丹萍,桂娟,雪晴,菲菲,帅哥,主任,阿呆,阿倩,小芹,小强,小燕子,老赵,老蒋,小高,浩子,娜娜,海峰,王志杰,华明瑞,黄鼎,他们既是同学也是上学时一起逗比过的好友。遇到的也都是有爱的同事们,不然也不会在一个公司一呆就呆了五年之久,会遇到瓶颈期,自身能力还要继续努力去提升,有时想想挺感谢我们汤总,鹰一般雷厉风行的女子,你想偷懒混日子都难,她经常会上讲我们不要怕观点上有分歧有争端,大家大胆的各抒己见,提出问题,只有这样一个公司才能健康有序的发展下去,不怕遇到问题,毕竟办法比问题多,也不要怕矛盾有争辩,毕竟大家都是为了公司利益着想对事不对人。是啊,其实她说的这些道理不光是对公司的运营对任何管理都适用乃至于上升到国家层面。我的同事们也都有他们的可爱之处,刘,文艺青年一个,一次在超市因误会被一个蛮不讲理的泼妇欺负,当时老武出差在外,是刘挺身而出,当时还惊动了警察;小顾,少女心爆棚的女汉子,胆大心细,事情交给她绝对的放心;我们老张技术控,感觉啥产品到他手里他都能摸得透;小明同学,经常被怼,但从不计较,用他话讲,怼怼更健康;小吕,正直大嗓门,和她一起坐公交的话,声音最大的便是她;园园,集美貌与聪明一身的侠女一枚;二哥,地地道道的常州本地人,但绝无本地人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有他在我们无售后之忧,同事间有个大事小情请他帮忙,他都乐意帮忙;薛欧巴,极具责任心的一个人,他的故事也能出本书了,哈哈……栾大姐,常州话讲的溜溜的,知心大姐一个,经常背着我在领导面前说我好话小赵,很努力很上进的一个小伙子,还有郑师傅,夏阿姨啊等等,尤其是夏阿姨也挺搞笑的,虽一个月只见几次面,但一来,我们办公室里就热闹不断了,家长里短奇葩趣事讲不停。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公道在哪里?转帖让大家看看,这种情况居然申请不了低保?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写到书记信箱,自然有人找你了解情况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图片和文字表述看  低保没商量    这样的家庭不能申请到低保  反而让那些开着小车 四肢健全的有  法理不容  天理不容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普通贫民一生苦,申请低保总受阻;

国家政策阳光露,到了地方难算数!

发表于 昨天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兴化市经济开发区开明村的村干部应该出来走两步了。
发表于 昨天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网友,你们好!开发区民政办前后两次请民政局低保科入户调查,低保科认为不符合要求,并未办理,现又和民政局低保科对接,请市局给予答复。
                                                                                                                                                                                                                             开发区民政办
                                                                                                                                                                                                                            2019年3月19日
发表于 7 小时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民政干部世难啊,老孙局长也不知道咋样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兴化400生活网 ( 苏ICP备16027537号-2 )

GMT+8, 2019-3-20 18:25 , Processed in 1.27107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